Home生活地震預警系統未發出預警?學者:表面波惹的禍

地震預警系統未發出預警?學者:表面波惹的禍

臺灣東部外海在1月3日發生規模6.0地震,民眾明顯感受搖晃,但也質疑未收到預警,對此,中央大學地科系郭陳澔教授給了答案,主要是淺層地震生成表面波計算問題影響,才惹出禍來。(李明朝報導)

曾赴北極觀測冰震的中大地科系郭陳澔教授、管卓康博士生,針對1月3日東部外海地震進一步分析地震預警,為何未在第一時間發出示警,經由氣象局地震中心陳達毅課長以及另一名孫維芳博士生討論,終於找出答案。

郭陳澔教授說,這次地震的晃動與過往經驗非常不一樣,過去多數的地震晃動快(週期短)且時間短,但這次晃動卻十分緩慢(週期長)且時間久,有如坐海盜船一般,來回不停地晃動達十數秒之久,幾乎全台有感,但氣象局地震預警系統卻未發出警報,且各地震度低估。

至於為何如此?郭陳澔教授表示,大家比較耳熟能詳是都會區盆地放大效應與外海地震定位問題,但是另一個原因,以往很少被提出來討論過,那就是淺層地震生成表面波的影響。

郭陳澔教授表示,地震預警系統主要是針對P波(縱波)後面隨之而來的最大震度進行預估(大部分為S波橫波),當預警系統預估S波震度超過一定門檻值時即發出預警(現行是震度4),因為S波通常為最大的地震動,這情形符合大部分在台灣區域發生地震的情況,但地震若生在淺層且較遠的距離(如此次的東部外海),則適合震波的另一種波相(表面波)的發展,給予適當的距離,發育良好的表面波其震度常常會大於S波(有時甚至達數倍之多)、週期長且持續時間久,這三項都是表面波的特性,這次的地震即為非常好的範例,有些測站的最大震度是發生在表面波上,以彰化市地震站為例,表面波最大震度為3級,但若以S波來計算最大震度則為2級。因此以S波來預估最大震度的預警系統在這狀況下有大部分震度被低估,這是根本計算的問題並不是算不準。

郭陳澔教授表示,未來氣象局若考慮表面波震度的影響,可能需要再加以研究。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