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題專欄/「食緊挵破碗」的失速「國家語言」!

專欄/「食緊挵破碗」的失速「國家語言」!

夏學理(臺師大教授)

去(2021)年11月下旬,台師大林姓資深校友受訪時對媒體直說:台師大很配合民進黨政府「去中化」,「先是蔣公的銅像不見了,圖書館裡的中國古典書籍閱覽室不見了,再來是校歌裡的祖國不見了,但李登輝讀過的日本高校,卻納入了台師大校史」!

本(1)月3日又有媒體以《台師大獎勵本土語言授課鐘點費多5成,學者批荒謬搞意識形態》為題報導:前台師大國際與僑教學院院長潘朝陽痛批台師大:「違背教育常規和教育哲學」,媚俗跟進民進黨所謂的「國家語言」。若硬是要把本土語言塞進專業課程,則母語教育一定失敗,學術專業教育也會失敗,雙邊都落空!潘前院長直指:「學母語是幼兒園、小學的事,不是在高等教育才教」。再說語言教育有其專業性「教育者怎可以這麼荒唐?根本就是討好民進黨」!而嘉義大學應用歷史系教授吳昆財也痛批台師大:「動機卑鄙、惡劣」實在太過份!語言是溝通的工具,不是為了搞意識形態!!

回顧筆者在《何不直接停唱國歌、國旗歌!?》一文裡,曾委婉提問:「現任台師大校長的急於表態效忠,是否與他的諸般弊案綑捲纏身有關,猶待時間分毫釐清」(https://wp.me/pc18vA-92)!而今,自媒體甫才得知台師大竟於去年12月上旬,以「極不尋常」的審議程序,通過《推動國家語言發展授課獎勵實施要點》,則現任台師大校長的「食緊挵破碗」,或恐將是他冀望順利獲得教育部同意續任的夢魘!

查臺師大《推動國家語言發展授課獎勵實施要點》的緣起,係因2019年1月9日公佈施行之《國家語言發展法》。其後,則先是有台大學生會,首向台大行政會議提案:「教授授課若採閩南語、客語、原住民語、台灣手語等國家語言,將可獲經費補助或時數減免」,並於2020年4月28日,經台大第3067次行政會議,通過《推動復振國家語言授課補助實施要點》。

然臺師大於去年12月8日通過的《推動國家語言發展授課獎勵實施要點》,並不是如台大般,係經由「行政會議」審議,也並非比照《臺師大全英語授課獎勵實施要點》,乃是提交「教務會議」審議,而竟僅是由校長、三位副校長、教務長、研發長、國際事務處處長等行政主管,以及各學院院長組成的「學術主管會報」逕行通過該要點。

按就成員的代表性而言,「學術主管會報」與大學「教務會議」、「行政會議」差之甚遠!再查臺師大秘書室之官網公開資訊,自2019年7月17日之後,臺師大即未曾召開「學術主管會報」。另在2010年4月7日至2019年7月17日期間,也查無「學術主管會報」的召開紀錄(http://www.scr.ntnu.edu.tw/academic-director.htm)。如此,則何以一個涉及全體教師「授課獎勵」的「要點」,竟會是突由較低位階的「學術主管會報」通過!?

其次,台大之要點係實施授課之相關「補助」,而非臺師大之除了可申請「補助」外,還可「依其授課時數50%之鐘點費,予以獎勵」。試問:若僅是以「臺語、客語、臺灣原住民族語、馬祖語、臺灣手語」等國家語言講述授課時,授課教師即可獲得額外的50%鐘點費收入,則授課教師應不應先行經過「國家語言檢定」?換言之,臺師大係由誰來認定:授課教師所操的「國家語言」究竟標不標準?會否只是個半調子?

其次,據臺師大表示:「必修課」不會使用國家語言授課,將只有「選修課」,會採以國家語言授課。因此,學生在選課前,需自行留意在授課大綱裡,教師有否加註將會「使用國家語言」,且學生還需確定自己「聽得懂」,或確實想修該門課再行選課,則此,不就已然形成了「修課門檻」!?而另在「大學部10人,碩士班3人、博士班2人即可開課」的情況下,授課教師還可額外獲取50%鐘點費收入之最終獎勵,則又將導致「國家語言」的使用目的、效果與結果,會分別成為什麼?

最後如果依臺師大所指的「聽得懂」,是《推動國家語言發展授課獎勵實施要點》的唯一關鍵指標,則學生的「口語表達、筆試、各項作業、書面報告」等,又會是要選以什麼語言、文字來接受考核?如果這一切全免了,就只是由授課教師自己,以某種「國家語言」講述課程,則「八哥」臺師大或「手語」臺師大,勢必搶救不了……,已慘被2022年《世界大學學術表現排名》(URAP),評為全球第1,101名的「千里之外」臺師大(https://urapcenter.org/Rankings/2021-2022/World_Ranking_2021-2022)!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