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題《短評》從擴大決策圈到朱下韓上 國民黨內鬥樂此不疲

《短評》從擴大決策圈到朱下韓上 國民黨內鬥樂此不疲

一場雙輸的罷免和補選,幾乎引爆藍營內部的權力鬥爭。

要問起:誰是這場藍綠對決的「魯蛇」?是國民黨、顏寬恒?還是罷昶團體?其實都不是,選後2天大家才發現:所有明箭暗箭,到最後幾乎全都射向現任黨主席朱立倫。

說來實在很難替他抱屈。打從決戰後期他決定和台中顏家及罷昶團體保持距離,不斷批評綠營、也設法說服藍營選民「不要把它搞成政黨對決」,很多藍營死忠群眾就已經不以為然;等投票結果出爐「一翻兩瞪眼」,先前「刪Q」成功時直接跳上講台慶功的朱立倫,這回選擇神隱也就罷了,還讓代為發言的凌濤唸出:朱主席上任3個月又4天以來,承擔並承接了罷免、公投和補選等「過去的框架和任務」,每場都全力以赴,但這些任務到今天、到此為止,明天起全黨共為2022九合一選舉而努力。

這下可不得了了!身為「藍營共主」竟膽敢如此「甩鍋」,那就不要怪敗戰怨氣正無處宣洩的藍營群眾瞬間「炸鍋」,朱立倫成為眾矢之的、淪為眾人出征的對象,完全怪不得別人。

但捫心自問,藍營走到今天這步田地,只把朱立倫揪出來當成頭號戰犯,那絕對也是不公平的。誠如過去多次分析發現:近年來能主導藍營走勢的核心力量,早已不是那些高風亮節的國之棟梁或深謀遠慮的賢臣策士。無論是韓國瑜、江啟臣或朱立倫,從這幾位代表藍營征戰或職掌藍營兵符的主帥背後,都不難發現他們在許多關鍵時刻,經常必須對某些勢力妥協──或者更直白地說:被某些力量所綁架。

其實藍營正被某種勢力所綁架。這裡倒不是指那些1450或綠營側翼經常栽給藍營的「中共同路人」這類紅帽子,而是在深藍族群對前景焦慮甚至恐慌下,醞釀出一股類似四處苦尋明君不遇、恨鐵不成鋼、乃至於敗戰後急於找戰犯這類激越的群眾心理。對這些人來說,以暴制暴、不擇手段都是可以被原諒的;愈聳動的言論愈能抓住他們眼球、贏得他們的掌聲;面對「邪惡的台獨綠蛆」,即便屈從過去最大敵人、當前國安最大威脅的紅色勢力,對其中某些人來說可能也在所不惜。

研究選舉民調的學者或許會告訴你,台灣主張「急統」或「急獨」的族群從來都不是主流,政治光譜上還是以維持現狀、漸進改革為主流大宗。不過弔詭的卻是,國民黨內的主流黨意,似乎和整體社會上的主流民意,存在著顯著的落差,以至於每個有意問鼎大位、或取得黨內主導權的藍營要角,都必須拉攏、妥協、甚至利用這些極端勢力,去打擊他的最大對手。

回顧去年國民黨主席改選,中共同路人、美國線民、藍皮綠骨這些標籤,有多少人拿來對付過他們的黨內對手?再進一步想想,面對2022或2024,又已經有多少勢力開始運用這些藍營內部洶湧的暗潮,來為一己布局操兵?

朱立倫在連續鄭重表達承擔、並具體承諾願意廣納黨內實力人物進入決策核心之後,這次的風暴似有平息的跡象,但如果把這樣的發展,一廂情願認定成對未來黨內集體決策機制的想像,那絕對和事實相去甚遠。現在的國民黨,要用「積重難返」來形容或許稍嫌刻薄,但在他們徹底認清和當今台灣主流民意距離有多遠之前,任何改革企圖恐怕全都只是徒勞。(張柏仲報導)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