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題麥克瘋/澳網「喬」不出來 澳洲政府難辭其咎

麥克瘋/澳網「喬」不出來 澳洲政府難辭其咎

今年的澳洲網球公開賽17日開打,但是賽前所有的討論焦點都集中在不打疫苗、卻又想打澳網的球王喬柯維奇身上,一直到開賽前兩天,仍無法確定到底能不能待在澳洲。喬柯維奇堅持不打疫苗遭外國政府扣留可以說是自作自受,但澳洲政府態度反覆、猶疑不決,同樣不值得鼓勵。(陳楷報導)

網球球王喬柯維奇可以堅持個人的信念,但是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不管他是澳網9屆冠軍,或者澳洲辦不辦大滿貫賽,運動員都必須先尊重自己的職業,然後才能獲得他人的尊重,而遵守各國的防疫規定,是疫情下在各國巡迴旅行比賽的選手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喬柯維奇不打疫苗又不願意乖乖待在家裡,即使闖關澳網成功,未來至少還有英國溫布敦跟美國美網的關卡,這次的風波除讓喬柯維奇付出代價,沒有辦法完全做好賽前準備,也讓整個澳網失去焦點,澳洲政府的主權形象受到損害。

其實,處理非法入境者只有兩條路,留下來,或者是趕他走。但維多利亞州政府先給喬柯維奇醫療豁免,邊防署卻把他擋在機場,關了3天後,法院推翻了政府的決定,允許他入境,卻又說移民部長還是可以不買法官的帳把他驅逐出境,拖了一個星期後,還是取消了喬柯維奇的簽證。

一個國家不同官方單位的態度反反覆覆,往好處想,是證明了澳洲果然三權分立,中央地方互相制衡;往壞處說,剛好坐實了共產極權批評民主政治意見紛歧導致效率低落,完全不可取,一個外國人給不給簽證還囉囉嗦嗦。

不過也可以從這次事件看出,澳洲畢竟跟歐美國家有所不同。地廣人稀又僻處南太平洋的澳洲,為了保護自家的農產品,原本就制訂了全世界最嚴格的檢疫規定,避免受到其他國家各種有形無形的污染。疫情發生後,澳洲政府更從去年3月開始鎖國,先限制外國人入境,到後來連澳洲人要出國也要提出各種理由申請,被拒絕的機會比過關大。等到墨爾本宣布封城,民眾不僅不能到其他省分旅行,甚至連出門買菜、運動,都被街上巡邏的軍隊士兵趕回家裡,而且這樣的日子已經過了快要9個月,講究人權的歐美國家絕對不可能用這種犧牲個人自由的方式控制疫情,但在澳洲卻獲得大多數民眾的支持,當地16歲以上接種2劑疫苗的人口比率超過9成2,顯示澳洲人彼此團結合作守護這塊最後淨土的決心,也自詡為全球防疫的前段班國家。

即便如此,澳洲去年11月底出現第一個感染Omicron病毒株但無症狀的病例後,最近2週全國增加了將近100萬例確診病例,擴散的速度比歐美還要快。現在一個從塞爾維亞飛過來的網球選手不管有沒有確診,其實對澳洲疫情影響不大,但澳洲民眾長期失去人身自由又眼看防線全面崩潰之際,不打疫苗又硬要打澳網的喬柯維奇剛好找上門來,成了澳洲民怨的出氣筒。

喬柯維奇並不是第一個不打疫苗或者是違反入境規定的外國人,但前面有人被政府放在恐怖旅館裡一關10年,在喬柯維奇之前,到澳洲備戰澳網的佛拉柯娃(Renata Voracova)也沒打疫苗,卻已經成功入境甚至打了熱身賽,喬柯維奇到底是因為球王盛名之累被放大檢視,或者運用特權才能拿到醫療豁免,已經變成信者恆信的羅生門,加上喬柯維奇的家人甚至塞爾維亞總統的火上加油,說他是被迫害的耶穌,用情緒勒索的方式尋求世界輿論支援喬柯維奇,卻刻意避談他交代不明的關鍵誠信問題,更讓外界霧裡看花。澳洲網協只能祈禱比賽趕快開打轉移焦點。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