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題專欄/名嘴+高端=幫高調?!

專欄/名嘴+高端=幫高調?!

夏學理(臺師大教授)

台灣疫情發高燒,外加全球通膨問題,衆股連日大跌,高端疫苗股雖也漲跌互見,然與其每股83元的起漲點相較,昨(27)日收盤價256.5元(+209%),較前一天上漲1元,算是在眼下的全球股災中,相對倖免於難的一支。因為,對比高端的成交均價208.83元,昨日的收盤價仍然高出了47.67元(+22.83%)之多。

另依據109年綜合損益表,高端疫苗的每股虧損為3.61元,110年每股盈餘6.65元,一負一正之間,相差了10.26元,這到底是拜疫情所賜?有力人士拉抬?還是確具有滿滿的國際競爭力?依前二選項而言,高端左遇疫情,右有當局貴人,左右逢源,不言可明。至於其國際競爭力,高端甫於今(2022)年2月取得友邦巴拉圭的緊急使用授權 (EUA) ,另有印尼、帛琉、紐西蘭、貝里斯、索馬利蘭、泰國、愛沙尼亞等7國認可,但如此之競爭力,在國際疫苗市場上,又究竟真屬如何?

從數據上來看,在全球233個國家與地區裡,認可高端的僅佔8/233,也就是3.43%。然高端的每劑售價,若依去年6月的新聞資料,遠遠高於全球三大品牌(牛津AZ、輝瑞BNT、莫德納),位居世界第一,且是牛津AZ的8倍。此等「超貴族」級別的售價,該公司在去年9月受訪時竟會說:高端出口鎖定全球「非富裕國家」,這種與價格相違的市場佈局選定,以及國際行銷規劃,還真是世界第一高端。

尤其玄妙的是,高端在去年第3-4季,每股盈餘(EPS)飆達8.23元,而近日,竟又連續發佈「4/13現金增資發行新股」,以及「4/22發行國內第一次無擔保轉換公司債」,這其中的門道,實在饒富滿溢著趣味。

首先,本次「原股東」認購比率,為增資發行新股總數的80%,另10%則由該公司員工認購。亦即,公開銷售僅佔10%,這明白表示肥水基本不落入外人田。其次,可轉換公司債(CB, Convertible Bond)= 純債(Bond)+ 認股權證(Warrant),主要是洽「特定」法人認購。因此,在發行可轉換公司債前,應當「備妥」之事,早皆已一切「安排」就緒。至於承銷商或投資銀行,又通常會把可轉換公司債,拆為純債(Bond)+ 認股權證(Warrant)來賣,而多數的「認股權證」,最終都會順勢回流到「公司高層」,等於讓安排好的「幸運兒們」,以超低特價買進一個「幾乎會得獎」的大樂透。另關於保險公司,則可以得到例如「以95元買進一張100元債券」的優惠,即等於零息債券(Zero Coupon Bond)的方式認購,且甚至還可以要求發行公司加購些保險/金融商品等,最終,達到兩方各取所需、皆大歡喜的完美境界。

綜上,對照連日來的周玉蔻女士屢屢高調地強調自己打了三劑高端,事實她「並未確診」,以及同樣也打了三劑高端的某位「出生於中國大陸的半個日本人」名嘴,在台北確診新冠肺炎後,開心地對媒體大讚:「高端疫苗在控制症狀的效果上確實不錯!」他們與「特定」法人、高端股東,以及……的私誼交情如何?嗯……,或許吧,在日後的某個夜半夢迴裡,能得到如幻似真的覺知領悟。(以上言論不代表中廣新聞網立場)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