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生活想見重症爸最後一面 醫師無奈回兩字

想見重症爸最後一面 醫師無奈回兩字

國內新冠肺炎確診患者越來越多,專責病房醫護人員壓力山大,除了要面對龐大的醫療工作,還要處理病患與家屬求助的心理壓力。醫師姜冠宇在臉書披露一名重症患者的兒子想見父親最後一面,他卻只能無奈告知「很難」的心情。今天(11日)他又發文提醒各醫院,要小心保護呼吸治療師,因為對抗新冠,呼吸治療師的戰略地位非常重要,而現在他們一個接一個確診,恐怕很快整個單位就沒人上班了。

雖然政府一再告訴大家Omicron 99%都是輕症或無症狀,但隨著單日新增者已經突破5萬例,需要住院治療的中重症患者人數節節升高。昨天姜冠宇在臉書分享了一段專責病房外,他和重症家屬的對話:這名男子不斷想打聽爸爸的狀況,醫師坦言狀況就是不好,但家屬卻表示:我爸爸一直打電話說自己狀況很好,他想回家。醫師解釋:重症呼吸衰竭時,可能病人其他功能還是好的、意識也清楚,病人在氧氣供應足夠下會覺得自己是好的,但事實上他無法脫離高濃度的氧氣支持,X光下雙肺會是一片全白。拿下氧氣,很容易就會缺氧死亡。

家屬神色失望地詢問:「那…,爸爸要走了,我們會看到他最後一面嗎?」醫師回答:「很難,因為我們不能打破隔離規定。除非他病情好轉,你才可以帶他回家,或除非你要陪病,但是你會有確診風險。」家屬離開後,醫師看著他的背影很難過,覺得自己很殘忍,打碎了他的希望。

姜醫師表示:目前專責病房所見,重症率確實沒有去年高,但不知道在5月下旬高峰期會不會有更多重中之重,對這些轉重症的病人,很多都會無法見到家人最後一面,也是快速火化,對於家庭關係比較好的家屬,這確實是蠻殘忍的,這些被隔離卻病情不可逆的病人家屬如何陪病?甚至如何探病的機制或許可以再想一想。

他也點出:專責病房有些事其實跟大家想的不一樣,專責病房不斷加開的背後,是翻床不易,因為進得快、出得相對難,是不是能夠讓每個病人得到足夠的治療,又能效率出院讓出床位,到高峰前這兩週,就是剩餘病床的「迫擊 vs 拉鋸」戰爭。他警告,病毒確實沒有想像中友善,猝死案例仍會發生。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