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題麥克瘋/漢光海空截擊作戰演練 多款國造裝備亮相練兵

麥克瘋/漢光海空截擊作戰演練 多款國造裝備亮相練兵

在三軍統帥蔡英文親自登艦出海觀看下,國軍漢光「海空截擊作戰」演練26日在蘇澳外海登場。演習過程緊湊逼真、各式火力聲勢驚人,儘管部分環節難免還是出些小狀況,不過已經足以顯示軍方長期備戰演練的成效。尤其多款國造武器系統「加入戰局」,以及逐漸融入的「不對稱作戰」概念,都讓這場操演在既定「聲光大秀」的刻版印象之外,增添許多想像空間。(張柏仲專題報導)

艦隊首先實施「要港防空作戰」、也就是緊急出港演練。當基隆級左營艦由紅綠燈塔之間的α點駛出蘇澳港之際,外海風平浪靜、天光宜人,回首蘇澳岸際,台九線蘇花公路和九宮里路段崩塌地形清晰可見。

戰艦離港同時,港內也正由快速布雷艇實施「防禦性佈雷」,艦上說明官介紹這款貌不驚人、卻不容小覷的國造新型快速布雷艇:快速佈雷艇具有自動化布雷能力,節省人力上的操作,大面積、自動化執行布雷作業。所謂布雷作戰,是運用水雷阻止敵人使用某個海域,或是妨礙對方自由來達到戰略目的。面對中共未來的武力威脅,我方可運用快速布雷艇在敵人準備登陸期間,於我方港外執行防禦性布雷,可以破壞敵軍的作戰節奏、達到不對稱作戰的效能。

獵雷艦
海軍永豐級獵雷艦在演習中負責替戰隊開闢安全航道、嚮導穿越。(圖:張柏仲攝)

隨後由空軍IDF模擬敵機對我方「作戰支隊」發動攻擊。代表我軍的幻象2000戰機則抵達當地空域,對進犯的敵機實施攔截。而舷號1105的海軍成功級「繼光軍艦」也發射標準一型防空飛彈對敵機攻擊。同一時間,各作戰艦艇也都發射干擾彈形成欺敵防護。

繼光艦
海軍成功級繼光軍艦,發射標準一型防空飛彈。(圖:軍事迷提供)

緊接著展開海空聯合反潛演練。由P-3C反潛機實施反潛搜索,水面上的海軍反潛主力濟陽級巡防艦發射ASROC反潛火箭對敵潛艦展開攻擊;而從康定級(拉法葉級)迪化軍艦上起飛的S-70C反潛直升機隨即飛抵疑似敵方潛艦水域上方,實施聲納吊掛、並投放「煙標」供我軍掌握確切位置點。隨後趕抵現場的錦江級「鄱江艦」對目標區投放深水炸彈,13秒後引爆濺起高高的水花。這也迫使擔任假想敵的793海龍潛艦在媒體面前上演緊急上浮。

基隆艦
搭贊三軍統帥蔡總統的基隆艦(舷號1801),通過艦艇發射干擾彈形成的區域。(圖:張柏仲攝)
海龍潛艦
擔任假想敵的793海龍潛艦,也在錦江級艦投放深水炸彈後,緊急上浮出海面。(圖:張柏仲攝)

接下來的重頭戲是由來自海巡署的安平級「成功艦」發射中科院自行研發的「鎮海火箭彈」,這種由6具發射筒、每具內含7管火箭彈,搭配熱顯像儀紅外線模式和夜視功能的武器系統,足以對5公里外的敵方快艇等水面目標帶來極大威脅。而兩艘噸位最大的基隆級飛彈驅逐艦:基隆艦和左營艦,以及濟陽級巡防艦也對準遠處靶船展開5吋砲射擊,聲響和震撼感十足。

海巡安平級「成功艦」
和沱江級艦同一模子的海巡安平級「成功艦」,演練「平戰合一」,發射中科院研發的「鎮海火箭彈」。(圖:張柏仲攝)

最後則由空軍F-5部訓機模擬敵機投放照明彈,再由三型主力戰機IDF、幻象2000和F-16分別發射響尾蛇和魔法飛彈攻擊。其中打頭陣的IDF以響尾蛇準確擊中照明彈空中搖曳的亮點,讓艦上甲板以肉眼目擊的媒體和參演官兵不禁鼓掌歡呼。不過隨後第二波幻象則疑似脫靶未擊中,第三波F-16則屬於「感應命中」:聽聞遠方傳來的爆炸聲響、卻難以靠肉眼辨識擊毀標靶。對此,國防部發言人孫立方證實確實有未命中的狀況,不過他強調國軍的戰備演訓,就是為了有效提升戰技,因此無論有無命中全都有價值,國軍也會透過演訓改進缺失、持續提升戰力。

幻象2000戰機
幻象2000戰機在演習空域投放熱燄彈。(圖:張柏仲攝)

這場動員超過20艘以上水面水下各式艦艇、10多架次各型軍機參演,並由三軍統帥蔡英文總統親自登艦出海視導的海空截擊作戰演練,不管要看門道或看熱鬧其實都有很多亮點可供後續研究分析,除了每逢大型軍演都會藉由壯盛軍容安定民心和宣揚國威之外,很多看得見與看不見的細節,才是軍方不惜連月制定縝密計畫、勞師動眾磨練戰法戰技和應變之道的著力點。凡此種種,事後外界各種善意的批評和建議,軍方當然都應該誠意接受、虛心檢討;至於那些存心來打擊唱衰,甚至從根本詆毀國軍備戰努力的不實論調,最好就適可而止,因為台灣絕大多數民眾其實也不會笨到這種只偏聽不實言論的地步。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