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題投書/裴洛西訪台 北京偷著樂

投書/裴洛西訪台 北京偷著樂

黃粱(大陸政策研究學者)

千呼萬喚、引頸期盼的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終於在台北時間2日晚間抵達台北松山機場,這是裴洛西在年底卸任議長前的亞洲「畢業旅行」第三站,之前分別訪問新加坡及馬來西亞,離開台灣後會前往韓國及日本。

事前台北方面對裴洛西是否訪台保密到家,連裴洛西自己出訪前的行程表上,對台灣行都只寫「暫定」。在外交慣例上,對於爭議很大的行程或是決策,多半採用這種不到最後一刻不說破的態度,一切等塵埃落定才開始高調宣傳,如同前些日子副總統賴清德前往日本一樣。

裴洛西訪問台灣,牽動著美、中、台三方神經,其中表現最狂躁的莫過於北京,從裴洛西確定要出發,但沒肯定要來台灣起,就不斷放話威脅美方,要求裴洛西不得到訪台灣。北京這次展現出前所未有的高調反對姿態,雖然抗議是中方的慣例,強度卻出乎意料,從民間到官方、從文攻到武嚇,無不拿出遣詞用字裡的最高姿態跟極限。

在中方輿論場上開第一槍的是前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揚言要中方戰鬥機「伴飛」裴洛西座機,甚至加碼說出若膽敢降落台灣,勢必將其座機擊落等前所未聞的言論,之後中方從習近平本人到外交部、國防部、國台辦、駐美代表、聯合國代表等,皆把調門唱得非常高,接連出現「玩火自焚」、「不會坐視不管」、「拭目以待」等言論,把兩岸情勢拉高到近25年來最緊張的一個程度。看似北京方面可以為了裴洛西不惜發動一戰,但如果仔細觀察便可發現,這是北京有意為之的操作,甚至一切都按照北京的劇本走,套一句金燦榮說的:「雙贏就是中國贏兩次」。

胡錫進
前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一度揚言中共將擊落裴洛西座機,引發高度討論。

分析問題要從當事人的利益角度出發,這次最希望裴洛西訪台的其實不是民進黨政府,而是共產黨。北京還怕裴洛西不來,刻意扯著嗓子拉高調門,各種威脅警告全部祭出,就是讓裴洛西沒有退縮的餘地,只能來台灣,硬著頭皮也要來。如果沒來,北京一定會大肆宣傳美國果然是紙老虎,忌憚中國的軍事實力,中國人民受西方列強欺負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若是此結果,裴洛西的畢業旅行就算是失敗,畢竟亞洲行除了奠定他在美國的政治地位,延續卸任後的政治影響力,也夾帶國內的反中情緒,期待透過她訪問台灣,展現對中的強硬立場拉抬期中選舉,所以中國調門越高,裴洛西越要來台灣。

裴洛西訪台到底給北京帶來什麼好處?北京到底要什麼?有人說北京想武力攻打台灣,但一直師出無名,趁此機會一舉拿下台灣,但決定北京是否攻打台灣一直都不是「外部因素」,而是「內部因素」,台灣問題一直都是北京面對內部壓力最好團結意志的藉口,就如同習近平當年是如何說服黨內反對派同意修憲取消任期限制,便是答應在任期間解決台灣問題,如此民族大義的帽子一扣,便能消除雜音。同理可證,北京這次喊打喊殺也是為了團結內部壓力,並非真的需要攻打台灣。

觀察最近一周的中國輿論場便不難發現,挑起人民仇恨美國、煽動戰爭主義是中宣部操作的產物;鑿跡斑斑,一切的一切,都在為「內宣」服務。中國的宣傳方面分為四個部分,首先由有官方色彩但依舊定性為自媒體的胡錫進打頭陣放話,言論中直接挑明發動戰爭,叫囂擊沉航母、擊落座機,明示對美國及台灣的威脅,在微博上鬧得沸沸揚揚,民眾也因為胡錫進的背景而相信他是官方的傳聲筒,達到內容有影響力但又不用負責落實的效果。

其次外交部及國防部負責暗示,從頭到尾兩部的發言都是虛幻的辭藻,沒有表明具體的反制措施,重覆拿違反「中美三個公報」及「一中原則」說事兒,實為一些大、高、空沒有內容的期待性言論,如此一明一暗,一具體一虛幻的宣傳搭配,加深民眾對政府反制的信心。

接著中宣部下轄的黨媒,包括人民日報、央視、新華社等開始宣傳經過偷換概念的偽知識,例如特別強調裴洛西是美國政府的「三把手」,是僅次於總統及副總統的重量級政治人物,給人民一種裴洛西代表美國政府的錯覺,是行政部門要與台灣官方接觸,踩了中國底線,一切責任全在美方,拜登甚至阻止不了裴洛西的出訪,美國制度正在崩壞等等。殊不知裴洛西是眾議院議長,在權力分立的制度下,議長只能代表議會,無法代表美國政府,直到裴洛西確定到訪台灣,新華社還在推送「三權分立不是你到訪台灣的藉口」等文章,就是為了合理化北京官方不合常理的過激反應及武力叫囂。

最後再配合微博及微信公眾號的流量寫手推波助瀾,便能激發民眾的愛國熱潮及仇恨情緒,甚至期待北京有具體作為,但又保留了寬敞的迴旋空間。

北京這波操作最合理的解釋是為了轉移過去兩個月的各種內部矛盾,習近平在黨內要連任前夕,陸續爆出唐山打人事件、河南村鎮銀行欠款400億、全國多達400套爛尾樓、地產開發商破產、疫情反撲等等全國性的社會事件,尤其是金融事件最容易動搖國本,衝擊到共產黨的執政合法性。為了宣洩內部壓力在連任前創造一片榮景,必須找一個外部矛盾來化解內部矛盾,先把人民意志團結起來找到一個共同敵人,沒有困難就要創造困難,再解決困難,如此一來便能轉移人民的怨氣及目標,這一切都符合共產黨的執政邏輯。對黨而言,對內維穩團結人民才是首要目的,過去毛時代跟蘇聯決裂是如此,如今叫囂美國開戰亦是如此。

裴洛西降落台北的那晚,一樣是由胡錫進打先鋒,開始華麗轉身留下一片燦爛的天空,表示「一個裴洛西分裂不了中國」、「你要來就來,反正解放軍會反制」、「我們不能躁進,要對黨和國家有信心」。根據流出的部分對話內容透露,上級機關要求基層理性愛國,不要有過激言論及行為,開始在輿論上降溫。其實對北京而言,不會有民意反撲的問題,把情緒炒到最高點,達到轉移矛盾、團結內部的目的足以,後續一眾網路寫手開始跟風推進,對美動武的美麗幻想便能安全下莊。

演習海域
航港局公布共軍在我南部海域軍演範圍,提醒船舶改航道避險。(圖:航港局官網)

相信後續北京一定會對裴洛西及台灣有反制性的報復,祭出一些過去用過的手段,但加重程度,將裴洛西及其他隨行議員列入制裁名單,加大限制台灣農產品進口項目。軍事方面除了給台灣空軍加大壓力,貼近海峽中線甚至越過中線,持續封鎖台灣周邊海域進行實彈演習,待裴洛西離台,山東號、遼寧號停在台灣海峽南、北兩頭封鎖海峽,宣布為中國內海等手段皆有可能。

威脅裴洛西的安全使她一定要來台灣是表面的手段與目的,操作輿論拉高調門,透過愛國主義、戰爭主義使內部團結、分散壓力,才是深層的手段與目的。最終共產黨要的還是維穩跟捍衛自身的執政合法性,習近平在意的是「20大」及北戴河會議前夕,如何創造同仇敵愾的局面,使自己更加順利地鞏固權力。(以上言論不代表中廣新聞網立場)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