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題專題報導/開放印度移工非缺工唯一解方 三面向觀察

專題報導/開放印度移工非缺工唯一解方 三面向觀察

我國即將與印度簽署「勞務合作協定備忘錄」(MOU),移工國家將新增印度。外電搶先報導台灣會引進10萬名印度移工,引發網友驚慌串連抗議。勞動部明確表態印度移工會採循序漸進引進,仍未解網民之憂。印度移工議題讓台灣社會須反思是否長期存在就業歧視、政策配套措施不足等狀況。將外勞視為缺工的唯一解方,恐怕也助長了台灣的低薪化。

印度移工將開放採循序漸進

勞動部長許銘春13日證實,我國將與印度簽署勞務合作備忘錄(MOU),行政院已核定,勞動部與印度方面正協商簽署時間與引進相關細節,快的話今年底前應可簽署。屆時雙方會再召開工作會議,更進一步討論引進行業別、數量等等,她強調,印度移工來台時間還沒那麼快。消息一出,網路討論聲浪升溫,再加上外電報導我國開放印度移工後會立即引進10 萬移工,網友炸鍋,因國際新聞經常有印度各種性侵殺害女性案件,網民認為開放印度移工會有治安問題,於是串連抗議開放印度移工。

勞動部以正式新聞稿澄清無此事,強調我國開放印度移工會採取循序漸進、穩健務實態度,審慎規劃開放引進,前提是移工引進須有助於經濟社會發展及不影響社會安定。並呼籲民眾不應對特定國家勞工,預設性別及種族偏見。但是網民不理會,抗爭行動持續串連當中。

勞動部長許銘春呼籲不應對特定國家勞工,預設性別及種族偏見。(圖:資料照)
勞動部長許銘春呼籲不應對特定國家勞工,預設性別及種族偏見。(圖:資料照)

學界與勞工團體對於印度移工議題,以三個面向觀察。首先,開放印度移工,不一定就會引進。台大國發所副教授辛炳隆指出,增加一個外勞來源國並不表示要立即引進,只是讓雇主多一個選擇。他說明,我國移工來源國有越南、泰國、印尼及菲律賓,這幾個國家同時也是全球主要外勞輸出國,但他們的國家本身經濟在成長,勞動力已不像過去那麼充裕,部分國家例如印尼,政策開始調整,不認為應該以低價將勞動力輸出。

所以,辛炳隆贊成政府可以增加一個外勞來源國,提供雇主選擇,只是新增一個國家不一定表示台灣就會引進,因為引進外勞的國籍與數量是取決於國內本身的需求。他舉例,過去我國曾開放蒙古移工,最後沒有人引進,因為地點遠交通費高,且有東南亞充沛勞動力可用,國內對蒙古移工沒有太大需求。所以,跟印度簽MOU之後是否就有大量引進印度移工,最後會取決於國內需求端,尤其許多仲介對印度沒有東南亞熟悉,若要引進也需要一段時間摸索。

消弭刻板印象與配套措施同等重要

第二,社會對於外籍移工的歧視與刻板印象仍在。辛炳隆指出,當年研議「就業服務法」時,針對移工引進曾有一條文指「不能造成社會治安問題」,最後在立法時拿掉這個條文,因為這是歧視性條文。學界後來的研究也發現,移工在台犯罪率並沒有明顯高於國人。他說,性犯罪沒有國別的差異,性侵的質疑也屬刻板印像,如果我國以擔心性侵事件增多、社會治安變壞為由做為拒絕印度移工的理由反應印度移工並不洽當,甚至可能會引來國際媒體報導台灣對移工的歧視。

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持同樣看法。他說,對於印度移工引進性侵變多的言論,某種程度代表台灣社會的退步與歧視,社會的歧視已由移工的勞動價值沒得到尊重與保障開始,但是任何勞工都不應被預設性的心態對待,台灣是進步的社會,任何預設及假設的歧視,絕對沒必要。

第三點,須有完善的配套措施。辛炳隆指出,印度的文化、信仰、風俗,與台灣人以及台灣雇主熟悉的東南亞國家差異很大,國人難免感到疑慮,但是可以透過教育訓練協助有意來台的印度移工,儘速了解台灣的風土民進與日後工作內容。他舉日本為例,日本引進東南亞勞工時會要求在當地先培訓一定時數,針對語言、習慣、文化予以協助,讓引進日本的移工可以順利融入日本社會。辛炳隆表示,台灣雖有類似的規定,一直沒有嚴格落實,多數移工都是來台後才開始適應台灣生活,政策規劃印度移工的引進時,事先的教育訓練更顯重要。

網友對印度移工衍生治安問題的擔憂,另一個原因是台灣太多逃逸外勞,恐成治安死角。根據勞動部統計,截至2023年9月,來台移工人數75萬人,失聯移工人數達8.5萬人。辛炳隆表示,未來印度移工引進應有兩個管道就業,一是前往工廠或工地,一是進入家庭當看護工;家庭看護工都會是女性,印度男性移工以工廠或工地為主,政府應輔導雇主負起妥善管理責任,化解民眾疑慮。

勞團認為移工政策其實與台灣低薪化有關。(圖:台灣勞工陣線提供)
勞團認為移工政策其實與台灣低薪化有關。(圖:台灣勞工陣線提供)

反思少子化之下缺工問題

探討印度移工問題,有必要反思我國在少子化的社會型態下,勞動條件的提升,恐怕才是治本。孫友聯表示,不否認各國引進移工政策上有不同的設計,但是面對缺工、移工問題時,政府與社會都該有「我們缺的人就是人才」的態度。他說,既然各行業現在最缺基層勞工,基層勞工就是台灣現階段最需要的人才,一味開放移工讓雇主取得更便宜的勞動力,壓柞移工貢獻體力與青春在台灣的GDP,雇主自然也不會願意提高本國勞工的勞動條件。

孫友聯指出,30年來移工政策讓雇主習慣便宜、乖巧、聽話且配合加班的勞動力,台灣人的勞動條件也就不會因此提高,台灣社會必須思考如何讓願意來台工作的移工勞動條件獲得更好的保障,台灣整體勞動條件才有機會同步提升。

以近期最熱門的旅宿業缺工,希望引進移工因應為例,辛炳隆根據政府人力運用調查資料發現,旅宿業在疫情前,鋪床工50%為中高齡,如今旅宿業卻認為政府協助媒合任職者多為中高齡,不適合鋪床這種比較需要體力的工作。他直言,中高齡並非不適合擔任鋪床工,而是旅宿業即使加薪,所提供的待遇還是偏低。人力銀行職缺也顯示,五星級飯店鋪床工薪水約2萬8到3萬之間,且因疫後消費復甦,鋪床工平均較疫前工作量增加五成,但薪資增加幅度平約僅約兩成。

其次,業者對開放旅宿業雇用移工存有高度期待,因此也不會積極改善現有的勞動條件。第三,政府沒把話說死,讓業者更有預期心理期待旅宿業開放移工。辛炳隆坦言,一旦移工適用類別擴及旅宿業,外溢效應會比大家擔心印度移工問題更大,因為「門一打開」,包括餐飲等其他行業也會爭取,對台灣人力資源培育與發展,不是好事。(張佳琪報導)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