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題專欄/學生「零分」,教師有罪!?

專欄/學生「零分」,教師有罪!?

夏學理教授

同一天(1/24),前後兩篇教育焦點新聞,俱是與學生的「成績」有關,又係是源自於同一所國立大學,直教人看了之後,眼睛不得不為之一「震」!

首先,是自由時報的《近半選修生被當!中大企管系學生投訴教授》,該則報導略以:國立中央大學企業管理學系學生向該報投訴,學期考試題目有4題問答題,林姓教授批改考卷、評分標準模糊,一切以主觀喜好,造成期末修課人數為119人,60分以下者(死當),竟有57人。

其次,是聯合報的《首位參與NASA計畫的教授 他不續聘告贏頂大》,報導略以:浦田裕次專精於天文學,長年研究伽瑪射線爆,也是台灣首位參與NASA計畫觀測到黑洞「吞噬」恆星的學者,但他2021年卻被中央大學認定「教學不力」、「無法勝任工作」而不續聘。浦田裕次捍衛自身權利,打行政訴訟戰獲得勝訴,法院認定他和中央大學間的聘任關係存在。

經筆者進一步查閱去(2023)年11月2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主文後驚訝發現,在中央大學認定浦田裕次助理教授「教學不力」、「無法勝任工作」而不續聘的相關事由裡,竟然還包括有:1. 給予某天文所博士生「資格考評零分」,以及 2. 給予某碩士生「課程成績零分」。

以此,較之於有「近半選修生」(57/119)被同校林姓企管教授「死當」,就「量」而言,浦田裕次助理教授 1. 給予某天文所博士生「資格考評零分」,以及 2. 給予某碩士生「課程成績零分」,即等同於共「死當」過兩名學生。而此,既然可以成為中央大學認定浦田裕次「教學不力」、「無法勝任工作」而不續聘的事由之一,則相形之下,死當了「近半選修生」的同校林姓企管教授,豈不更顯得「教學不力」、「無法勝任工作」?

然而,根本的問題在於:教師「死當」學生與否,怎麼會被認定為和「教學不力」、「無法勝任工作」有關?尤其我國《憲法》尊重教師專業自主,就教師對學生學習成績的評定,依據大法官釋憲第382號(1995)解釋論及:「涉及學生之品行考核、『學業評量』或懲處方式之選擇,應尊重教師及學校本於專業及對事實真象之熟知所為之決定,僅於其判斷或裁量違法或顯然不當時,得予撤銷或變更」。據此可知,教師對學生課業的評分權,是受到我國《憲法》的最高保障。否則,各級升學/入學/留學考/證照之分科筆試及面試、各級公務員任用之分科筆試及面試的評分,又能夠如何認定,各個閱卷/面試委員不是在依其「主觀喜好」,「恣意」地進行評分?

因為學生被給予「零分」或被「死當」,教師即被認定:係是依其「主觀喜好」,「恣意」地進行評分,所以「教學不力」、「無法勝任工作」!?反之,若學生得到的是「滿分」或「及格」時,教師因此就「教學有力」、「十足勝任工作」,而不再是依其「主觀喜好」,「恣意」地進行評分?!這等「學生『零分』,教師有罪!?」的審度邏輯,真可謂:恐怖哦…,恐怖!(以上言論不代表中廣新聞網立場)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