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題麥克瘋/辣個男人回來了 韓院長的起手式

麥克瘋/辣個男人回來了 韓院長的起手式

有了藍綠白三方投票前爾虞我詐的交手;有了反韓酸民存心看衰的嘲諷,韓國瑜這趟立法院長的起手式,自然不得不格外戒慎恐懼。大家發現那個經常在台上金句連發、忘情發揮的「韓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對每項細節無不小心翼翼的韓院長。有人說韓國瑜「變得不好笑了」,但這一連串的過招似乎也告訴大家:相較於沒能當上總統、也未能做完市長任期,「國會議長」或許更是韓國瑜得以擅場的角色和舞台。(張柏仲報導)

無論是在選前先化解黨內正副院長及藍營黨鞭爭議;或是以獨特的個人特質,應對白營8席不分區的「出題」或「面試」,韓國瑜大致都能以不過度尖酸刻薄、也並未刻意卑躬屈膝的立場,營造出對他最有利的攻守位置。即便與黃國昌那「一抱泯恩仇」最後證明沒讓民眾黨那8席改投自己,卻也在和綠營游昌配「同場較勁」下,絲毫未屈居下風。

而從確定當選開始,不管是在第一時間率領黨團三長拜會老院長王金平;或說服被譽為立院「教科書級人物」的周萬來出任立院秘書長,每一步都顯示出韓國瑜的深思熟慮。尤其是他以院長之尊首度召開的黨團協商,短短18分鐘就把所有疑難雜症擺平,不但速速讓黃國昌打消6日或16日提前開議的奇想,也讓陳昭姿與柯建銘突然引爆的互槓風波平和落幕,顯示韓國瑜還是有他獨特的個人魅力。從對議長身分的認知或調和鼎鼐的威望來看,韓國瑜的「初登板」就算未必有自家總召傅崐萁打出的100分,但無疑算是輕騎過關。

當然這也就委屈了那些等著他用「膝蓋走路」、等著他再次失言、等著看他「酒醉到中午過後才會上班」等等醜態的「黑韓產業鏈」,這回苦候多日卻完全逮不到可以借題發揮的機會。單單看他從上工首日早上不到9點準時到院,巡視各單位乃至於主持朝野協商,被發現外界所熟知的金句不見了,而是以更穩重、更少了嘻笑怒罵的謹慎態度來應對「嗷嗷待哺」的各家報導。也難怪高度期待卻一無所獲的媒體鏡頭,最後只好連韓院長和所有員工一起排隊在立院餐廳打菜、用餐的畫面,都照播不誤。

有人猜測韓國瑜背後一定有「高人指點」,也有人開始想像未來由他擔任院長的立法院,會不會變得很無趣?或者會出現什麼樣的新風貌?

不同立場的選民,都會對這位新議長有不同的期許。例如綠營早已喊話要他賡續前任不畏中共打壓、全力衝刺國會外交的路線;相對也會有人設想在賴清德延續綠營執政香火下,代表最高民意機關的韓國瑜,能與對岸產生更多互動及溝通;當然,還有另一群人期待他別忘了自己的角色,維持議事中立,扮演好不偏不倚的國會大家長。

或許沒能當上總統、沒能當完市長的韓國瑜,最後才發現其實他就是一位國會議長的料子,特別是在一個不再只為執政黨片面護航、亟須妥協讓步的三黨不過半處境下,韓國瑜或許能為多年來徹底厭惡立院生態的基層民眾,帶來重塑國家機能運作的一線希望。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