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題投書/當蘇貞昌讓蘇東坡「失身」!

投書/當蘇貞昌讓蘇東坡「失身」!

夏學理(臺師大教授)

立法院第10屆第4會期施政總質詢,於前(11/16)日傍晚結束。行政院長蘇貞昌應院會主席之邀,循例上台發表完結感言。過程中,蘇貞昌先後引用了《論語》的「吾日三省吾身」、「一言喪邦」、「鄉人皆好之,何如?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蘇軾《水調歌頭・黃州快哉亭贈張偓佺》之「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以及文天祥《正氣歌》裡的「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等古文詞句。

其實,蘇院長的引用中國古典文學並不是第一回。他先前也曾引用朱熹所著的「活水亭觀書有感二首・其二」之「艨艟巨艦一毛輕」,來比喻修憲的時機,就如同春雨(民意)的到來。當「民意的水到渠成,艨艟巨艦也就可以輕如鵝毛般地飄浮起來」。

然乖謬的是,回顧「十二年國教108課綱」係於2019年8月,在蘇院長與教育部長潘文忠的任內上路。這個被視為「去中國化、蛻除中華文化」義勇急先鋒的108課綱,不單調整了文言文、白話文的分配比例,甚且把韻文和章回小說,也都計入了文言文的佔比,因此大幅縮減了文言文的篇數。此亦連帶導致了部分教科書出版社,得忍痛割捨包括:蘇東坡「記承天夜遊」在內的經典名作。

反觀生於1947年的蘇院長,其尊翁係公務員、母親是位教師,而且在他的成長年代,恰逢自1947年起,國民政府在臺施行「臺灣省學齡兒童強迫入學辦法」,規定國民義務教育的年限為6年,以「教育機會平等」為目標,實行全民普及教育。而為使臺灣學童皆能接受國民教育,當時的國民政府還推動大量增班設校、縮小學區、以及低年級分上、下午上課等多項方法,以提高學童的就學率。此外,自1966年11月12日起,國民政府又全力推進《中華文化復興運動》。依以上施政作為,考究這位引經據典的蘇貞昌,他顯然從不曾被中國的古典文學「赤化、滲透」,不是嗎?

反之,設若蘇院長在他的青澀年代,並未能學好中國古典文學,無法因為「教育機會平等」,而一路從小學,考進初中,再從屏東高中,考進台大法律,他又如何能吞吐自如地善用中國古典文學,且在國會殿堂上,儒雅溫潤地形容自己「側耳傾聽、俯首受教、戰戰兢兢,不敢不駁」,同時鼓勵全民不能「自喪自棄」,雖然敵人「謀我日亟」!

本(11)月11日,經中國時報獨家披露,本身是作家、桂冠詩人,尤其曾長年任教於建中、北一女等校,作育英才無數的柏楊遺孀張香華女士沉痛表示,「不同意授權現在的教科書摘錄柏楊《醜陋的中國人》的一大主因,係在於對現在臺灣教育和新課綱「去中國化」甚至「反中」的無法苟同」!香華女士在受訪時直指:「在對中國文化知之甚少的情況下,即便讀了柏楊的文章,又怎能領會柏楊的精神?……對於一個還沒建立起民族自信的國一學生而言,並不適合」!

至於在前揭因文言文佔比大幅縮減,而被部分教科書出版社忍痛割捨的蘇東坡「記承天夜遊」裡,遭貶官至黃州的蘇東坡則是寫下:「何夜無月?何處無竹柏?但少閒人如吾兩人者耳」。蘇東坡以此三句尾語自解、自矜、自嘲,其對於自然生活的嚮往與欣賞,以及對於與“閒人”強烈對比之“忙人”(朝廷大員級小人)的鄙夷與諷刺。當終有一日,今天的蘇院長反璞歸真地成了個“閒人”時,他最起碼還能偶爾引用中國古典文學來自娛自樂。然經過「十二年國教108課綱」育成的新世代們,又可選以什麼樣的內涵,來彰顯潘文忠部長成天掛在嘴上的核心「素養」?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