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題投書/黃士修揚言提告瀆職 會是「言詞恐嚇」?

投書/黃士修揚言提告瀆職 會是「言詞恐嚇」?

夏學理(臺師大教授)

「我誠心建議你等一下小心說話,你有權保持沉默,否則所說的一切,都可以在法庭上作為指控你的不利證據。許處長,你的身家安頓好了嗎?聽說你太太希望你早點退休,所以,請你看著我的眼睛,我是要保護你呢?還是要成全你呢?」以上,是「重啟核四」公投領銜人黃士修,於昨(11/18)日下午,在中選會主辦的第二場電視意見發表會中,他代表正方發言的部分內容。黃士修以“如果”預知許永輝,在他進行反方陳述時,若說出任何“核四有問題”的話,將立即告他瀆職!

會後,台電於昨晚發佈聲明表示:「黃士修對許處長公然威脅,甚至提到家人,意圖使台電主管噤聲,他們表示最嚴厲的譴責」,台電同時也強調:「真相不會因為恐嚇而改變」。今日,蔡英文總統也透過臉書嚴詞譴責:「中選會舉辦發表會,是讓正反方充分表達意見,也讓社會可以了解公共政策。人身攻擊或恐嚇威脅,只是傷害臺灣的民主,並無法說服任何人」。而民進黨新北市議員張志豪,也趕在今日下午,控告黃士修「恐嚇、涉嫌危害他人」。

查《刑法》第305條規定:「以加害生命、身體、自由、名譽、財產之事,恐嚇他人致生危害於安全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九千元以下罰金」。就以上條文之表淺意思表示,則台電的聲明表述:「真相不會因為恐嚇而改變」,蔡英文臉書所指:「恐嚇威脅」,究竟能不能勒住黃士修的脖子,乃至於張志豪的控告黃士修「恐嚇、涉嫌危害他人」會不會成立?則不但與黃士修的「語意動機」(犯意)緊扣密合,也與司法上的實務判例極其相關。

首先,言詞恐嚇內容之實踐與成立,「必須“行為人”有實質支配與造成恐嚇傷害之可能性」。易言之,言詞恐嚇之內容,需就「常人的感受」,認知該言詞恐嚇者,實際確有能力使恐嚇傷害之「惡害」有可能真正發生,如此才符合「致生危害於安全者」的刑責約束。對此,即曾有律師幽默舉例:若詛咒他人受「天打雷劈」,則除非詛咒者本身就是「雷神索爾」,不然,由於該「詛咒」係屬常人之無法控制、實施達成,因此,基本不構成《刑法》第305條恐嚇罪之犯行。

其次,「訴訟、提告」乃為國家賦予人民之正當訴訟權利的行使法益。「訴訟、提告」的權利行使,僅有成立、不成立,或誣告與否的法律結果,實務上,也基本不會有人因為「揚言提告」,而構成刑事恐嚇的罪責成立。

反之,同樣是台電,同樣為了核四公投,11月16日立委范雲公開要求台電:「不要放任前核四廠長王伯輝到處“放謠言”」。王伯輝前廠長以其畢生之經歷見證:「核四安全」,結果被范雲公開要求台電:「制止王伯輝到處“放謠言”」。對此,范雲沒說出口的,其實只是「否則……如何、如何」而已。結果,台電沒敢以「最嚴厲的譴責」,譴責范雲公然侵犯言論自由之基本人權保障,蔡英文同樣也沒有「嚴詞譴責」對王伯輝前廠長與黃士修進行「人身攻擊」的霸凌者與凌虐者。如此看來,臺灣民主與法律的基本觀念養成,是不是猶然與網路的肆意攻擊速度,有著天差地別的「罪惡」距離!?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