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題投書/蔡總統,您好似揮錯旗了!

投書/蔡總統,您好似揮錯旗了!

夏學理(臺師大教授)

清康熙60年(西元1721年),因「朱一貴民變武裝起義」事件,高屏客家聚落為保家衛土,乃在中堆(竹田)、先鋒隊(萬巒)、後堆(內埔)、前堆(麟洛、長治)、左堆(佳冬、新埤)、右堆(屏東高樹、高雄美濃、六龜、杉林、甲仙一部分)等地,共組「六堆」以防禦家園。

後隨著世代更迭,高屏地區的族群融合問題,迄今,因已歷經300年的洪流沖刷,是以,從最初的紛亂衝突、死生泊血競爭,彼此間的仇恨、誤解,終告走向日漸地相互接納、風雨同舟的族群共榮。

觀察政府以《六堆300年》-「六堆300年慶典in屏東」,推播「族群不分你和我,我們都是臺灣人」的訴求,方向是好的,訴求也是正確的。因為,紛亂衝突、死生泊血、仇恨、誤解……等,實皆應是民主、自由、法治社會的「過期品」。惟因總統蔡英文帶領行政院長蘇貞昌、客委會主委楊長鎮、文化部長李永得、屏東縣長潘孟安、高雄副市長史哲、六堆十二鄉區長及後生們,採「國家級」慶典規格,共同揮舞六堆旗,以六堆客庄特色盤花敬神敬先民,感恩先賢守護家園、護佑六堆的同時,暗喻以六堆精神,「守護、護佑臺灣」,則在歷史的承襲與轉譯上,頗有「為賦新詞強說愁」、「畫虎不成反類犬」之憾。

按300年前,屏東客庄之所以共組「六堆」防禦家園,乃是為了阻却「起兵反清」的朱一貴!原本六堆各庄代表,盼請求清政府派兵保護「六堆」,萬沒想到,當艾鳳禮、涂華兩位代表,尚未抵達台南前,臺灣府就已被朱一貴率領的起義軍攻陷。於是,「六堆」仕紳們乃決定聯手各庄,招募組成義勇民團保家自衛。而在「朱一貴」起義最終失利後,因為鄉團「六隊」協助清廷平亂有功,於是客庄紛以請求清廷賜地或購買的方式,來獲取更多土地,繼而,發展成為以竹田鄉為中央的「六堆」。同時,將不幸在「平亂」中犧牲的殉難義民,供奉在「中堆」竹田鄉的忠義祠內。

換言之,「六堆」乃是客庄與清政府聯手,反制「天地會」朱一貴的「起義抗清」!而朱一貴當時之所以挺身「起義抗清」,主係因1720年(康熙59年),臺灣鳳山縣縣令出缺未補,暫由臺灣知府王珍自攝縣政。同年,福建巡撫呂猶龍 “題參” 王珍等「虧空官銀」15萬兩,使得王珍為了彌補財政上的漏卮,遂令次子代攝鳳山知縣,並放任次子巧立名目,橫徵暴歛。且如若苦農不從,便加以拘捕囚禁,造成鳯山縣農民的普遍痛苦。如此的史實根由,蔡英文等選以「國家慶典」規格慶之,這是在純粹追思義民?!亦或是齊為清朝鳳山知縣的欺民苛政揮旗?!

相關報導